产品展示
联系方式

电话:0576-8843012

传真:0576-8843013

邮箱:admin@jrt-bth.com

网址:jrt-bth.com

sider
新闻中心

跑偏木匠复原出诸葛连弩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木匠绝对是其中特别闪亮的一行,“祖师爷”鲁班就是一个发明大师,人家那手艺估计能把爱迪生比下去,发展到后来连“明熹宗”也成了忠实粉丝,愣是玩了一把“爱江山更爱斧凿”的闹剧。
  
  今天,我们也要说一个木匠,一个自称“跑偏”的木匠。从他成功复原“诸葛连弩”的那天起,他就注定要偏离传统的“木匠正道”,不过偏也有偏的好处,这不,这位大哥又接了一个大活儿,要复原13件中国古代攻城器械,而且还是在中国科技馆里展出,备不住还要在亚洲进行巡展,这位大哥真是把木匠这个行业发扬光大了。
  
  今年秋天,中国科技馆将举办一场中国古代攻城器械展,展品包括猛火油柜、撞车、轒辒车、巢车、火龙出水等共计13件,这些武器既有进攻所用,也有防守、掩护、侦察装备,既有陆军作战武器,也有水军作战武器,观众将在这场展览中见识到古人用自己的智慧造出的“机关枪”、“二级火箭”、“火箭炮”。
  
  这些古代高精尖武器均出自河北省东光县一位叫做吴景刚的农民之手,他因在2006年成功复原“诸葛连弩”而名声大噪,作品已被中国军事博物馆收藏,现在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连弩专家。吴景刚出生在一个传统的木雕艺术世家,却最终走到了复原古代兵器之路上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跑偏了”。
  
  复原诸葛连弩圈里一夜成名
  
  吴景刚出生在一个木雕世家,他的老爷爷和老姥爷都是木雕匠人。吴家的院门口摆着两个大根雕,客厅的桌子也是根雕做的,墙上一幅《飞龙在天》的木雕画是吴景刚的作品,他现在是河北民间文艺家协会的会员,本来他应该照着这个路子继续发展下去,成为一个工艺美术大师或是木雕大师,但命运却悄悄给他指了另一条路。
  
  吴景刚同龄的小伙伴儿时的玩具无非是木头枪、塑料刀,只有吴景刚的玩具是一把百年连弩,连弩是他的老姥爷做的,当初是为了看家护院,可以连发十支箭。他非常珍爱这把连弩,但一直搞不清连弩到底是怎么做的。
  
  母亲并不喜欢儿子学木雕,但每次母亲一干活,吴景刚就主动往跟前凑,17岁时,吴景刚正式开始和母亲学习木雕,一学就是十几年。小时候的那把神奇连弩让吴景刚对古代兵器非常痴迷,闲暇就喜欢翻阅古代兵器的书籍。某一天,老姥爷的连弩坏了,吴景刚萌生出了再做一把的想法,而且他的野心更大,他想复原“诸葛连弩”。
  
  “老姥爷的连弩是怎么做的谁也不知道,传说,诸葛亮临死前将连弩的制作工艺传给了姜维,后来也就失传了。”吴景刚能找到的资料不多,查阅了《天工开物》和《武备志》中对连弩原理的一些描述,吴景刚开始尝试动手制作。“测试连弩好不好,关键看箭支连发是否顺畅,不顺畅就是精密度不够造成的。一直在做,不断改进,大概2006年前后基本做成。”这把弩得到了军事博物馆李斌博士的肯定,“全国很多人都在复原诸葛连弩,但李博士觉得我这把工艺上最接近。”
  
  这把连弩后被军事博物馆收藏,吴景刚因此在圈中渐有了名气。这一次负责复原13件古代兵器的北京机械科学研究院下属的机械发展有限公司,正是耳闻了吴景刚的名声后,主动找上了门。
  
  古代战场除了血腥暴力还有精彩科技
  
  影视剧里的古代战争场面,大多是骑马砍杀外加近身肉搏,每每看到这些场景,军事迷们都是一脸不屑的表情,“古人的战场应该远比影视剧精彩得多。”两方交战,不但会排出各种阵法,还会纷纷亮出各自最新研制的武器,远距离火炮相交,空中浓烟滚滚,惨败的一方回去苦心钻研更先进的武器,以求破了敌人的阵法。
  
  “古代军队应该也有专门的武器研发中心,不然这么多种武器不可能是将士们自己造的,古人也有自己的军工厂,因为好多武器都需要一定的精密度,不过这些研究机构在历史文献中提及的很少,但是这些装备可以告诉我们古人有多聪明。”吴景刚说。
  
  这一次定做的13件展品主要有三弓床弩、战国弩、撞车、轒辒车、巢车、炮车、架火战车、一窝蜂、火龙出水和折叠桥,目前图纸已大体完成,但不能公开。在所有的展品中,三弓床弩和战国弩吴景刚做起来最得心应手。“三弓床弩就是一个弩有3张弓,前面两个后面一个,发射威力提高了3倍,射程可以达到1500米。古代战场上这种弩长五六米,上一次弦要几十个人合力,但我做的是缩小版,全长只有2米左右。”
  
  这些武器中,有的大家很熟悉,比如撞车,车上装一块大木头,用来撞城门,再比如炮车,又叫抛石机,原理简单非常实用。但有的武器与火炮结合,杀伤力就比冷兵器大得多了,比如架火战车。“架火战车就好比古代的火箭炮。外观好像一个独轮车上面装载着4个‘一窝蜂’,‘一窝蜂’和现在的礼花原理是一样的,一个礼花里有多个烟花弹,每次发射一枚,可以连续发射,‘一窝蜂’的连续发射效果就好像现在的火箭炮。”
  
  13件武器绝大多数都是应用于地面战争的,个别一两件水上武器就显得非常抢眼。“火龙出水就是应用于水战的,《武备志》中有记载,这种武器前有龙头,后有龙尾,中间的龙身是竹子做的,龙身两侧各有两个火药桶。发射时在船舷外放一个发射架,引燃火药桶,强大的推力将火龙推到空中,等到龙身燃烧完后,恰好引燃龙头里安装的神机箭的引线,神机箭再次发射,这种模式很像现在的‘二级火箭’,可以大大增加武器的打击范围。”
  
  除了进攻的武器,展品中也包括一些其他用途的装备,轒辒车用来在进攻时掩护士兵,巢车是侦察装备,运用绞车将瞭望台升高侦察敌情,折叠桥用于铺设在沼泽泥泞地方便于步兵通过,全系装备方便参观者多角度了解古代战争文化。
  
  运用古人的方法制造古人的兵器
  
  肯定会有人产生这样的疑问,“你怎么敢确定你复原的古代兵器就是对的?”吴景刚表示,他也不确定自己复原的兵器就是对的,但是通过参考古籍资料,原理上会尽量接近,同时,还要考虑到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不能用超越当时技术水平的方法造兵器。“猛火油柜就是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这是一种近战用于烧敌营的武器,喷火管是青铜的,喷射口有烧红的炭,在柜里加压,喷出猛火油,据史料记载可以喷火七八米。这个加压设备就好像现在的打气筒,用现代的技术很容易解决,但我必须去考虑古人能怎么做。”
  
  最困难的还是喷火管的制造,“古代没有车床,青铜器只能用铸造的方法,没办法做到很精密。所以我猜想炮管的内径和外径间应该是留了些距离的,也许是夹着麻绳之类的又软又能隔开空间的东西。”
  
  古人的东西看似简单,有时却非常玄妙。2008年,中国军事博物馆借展了一件湖北荆州市博物馆收藏的战国连弩。“这把弩距今大约2300年,弩盒与弩臂结合的部分已经开了,后来我复原这把战国连弩时,在亲自安装后才明白古人是利用了重力学的原理。安装弩臂不是一次就能完成的,推进一块,要上一道销,然后将弩翻转,再推进一块,再上一道销,再把弩反转回来,再上一道销,三道工序缺一不可,少一个步骤也装不进去,精密度达到0.1毫米,不然就发射不出去。”
  
  按照合同,所有展品需要在8月15日之前制作完成,时间很紧,吴景刚每天泡在自己的车间里,和一个有几十年经验的老木匠一起边做边修改。他们需要把所有的零部件先做出来,然后再进行拼装。
  
  费了这么大的劲,这些展品是不是只是摆设,吴景刚说不是,他做的所有的武器都要做到能真正使用,可以喷火放箭。“到时候可能会有现场演示,这些东西可能还会到欧洲、亚洲进行巡展。”
返回上页